幽默幸福

发布时间:2017-02-08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幽默幸福篇一:幽默感幸福

幽默感就是一把开启幸福大门的钥匙

从生物学角度讲,人类区别于动物的唯一特征就是笑的能力.我们在一个似乎十分缺乏幽默的世界里享受这种极度的奢侈.它是一种奢侈,因为不像任何其他身体机能,笑似乎没有生物功效.在一个分离的世界中,笑是一种促成团结的力量.在很多问题上人们因观点不一致而对峙.各个民族可能对政府体制持不同意见,人们也可能因意识观念和政治阵营的差异而对峙,但人类都拥有笑的能力.同时笑依赖于人类最复杂而又最微妙的特性---幽默感.某些喜剧模式对所有的人都具有吸引力.这点从举世闻名的卓别林早期电影中看出来.伟大的人类事务评论家说:|不同的人可能采取去不同的方式表现出他们的聪明才智,但是他们笑的方式都一样.

幽默感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也许是银铃般的优雅轻笑,也许是震耳欲聋的放声大笑,但其效果都相同。幽默感有助于我们保持正确的价值观。这正是政治狂热者所缺乏的一种品质。如果我们能认识到其有趣的一面,我们就不会犯这种错误:把自己看得太重。我们总会记得悲剧离喜剧不远,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只片面的看待事物。

这是讽刺和挖苦的主要功能之一.人类在极度的痛苦和苦难中挣扎;我们常常处于战争的边缘;政治现实常常令人绝望.在这样的情况下,漫画和对某些政治事件的讽刺挖苦可以使各种心理重新平衡;可以使失去平衡感的政客们低下高傲的头颅;可以使我们认识到许多意义深远的行为其实很荒谬可笑.当我们独到诸如伟大的讽刺家SWIFT的<格列佛游记>中关于战争的描述时我们会笑.小人国和邻

国仅仅因为从哪头打鸡蛋意见不一致而打仗.我们笑是天性使然,可哭也是天性使然.然而,这一武器太具有破坏性,我们就不把它发扬光大了.

由于和笑结合在一起,幽默感被选作人类最重要的特性.而笑又和幸福联系在一起.勇气,决心,主动性这些特征是我们和其他生命形式所共有的,而幽默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因此,如果幸福是我们生活的伟大目标,那么幽默感就是一把开启幸福大门的钥匙.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星期二

幽默幸福篇二:幸福与幽默论文

幸福与幽默论文

姓名:XXX 班级:XXXXX 学号:XXXXXXXXX

大脑是一种单核处理器,它能够有意识地选择把精力放在痛苦折磨上,也能把精力用在以乐观的眼光看世界上。

幽默是一种选择:用正念的眼光来看待世界。

史上研究幽默三巨头:1、弗洛伊德:《笑话及其与潜意识的关系》。幽默是对压抑本我的疏导,是社会可接受的本我冲动释放的方法。很多幽默本质上都与性和攻击有关。格言分享:六块石头就能砸碎我的骨头,但言语永远伤不了我。—史蒂芬?科尔伯特。我们发现弗洛伊德说的是我们都会受挫,我们都会受挫 因为我们都有本我冲动,但我们没办法把这些冲动释放出来,所以我们就会被压抑,你越压抑,最终就会被爆发,所以压抑会带来严重后果。他认为幽默是一种社会可接受的用来疏导这些欲望的信封,这是一种社会可接受的把本我冲动释放出来的方法。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很多幽默本质上都是与性和攻击有关的,我们可以举很多例子来说明把幽默视为一个心理保险库。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喜欢拿政治人物来开玩笑,很多时候,政治人物不能...因为我们无法通过性行为来发泄这种挫折感,所以我们就会通过幽默来表达对政治的不满,通过语言上的幽默,我们能够允许冲动释放出来,因为这些话不会破坏我们大部分的社会结构,我们等一下会再讲到这一点。弗洛伊德理论的缺点之一,正常来说,言语伤不了人,它是社会可接受的,Steven Colbert说六块石头就能砸碎我的骨头,但言语永远伤不了我,除非你拿本字典砸我2、亨利?伯格森:人的轨迹,终点是自我实现,或实现我们的潜力。幽默是可以纠正偏离社会轨道的纠正器。3、助教自己。环境对幽默的影响:A因素:客观环境的约束。B因素:对现实的主观感受(可塑的、可控的)。实验:俄罗斯方块游戏——认知残象:大脑能保存残像。以一种正念的方式分析世界,会看到更多可能性。交感神经系统与副交感神经系统:交感神经系统,负责释放化学物质,主导机体的兴奋与压力,会劳损器官。副交感神经系统:负责使我们的身体冷静,修复兴奋与压力,注入活力。幽默:类似于正念与冥想,能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

笑的作用:1、健康影响:笑本身就是药和运动,能提高免疫力,提高忍痛度,使我们更好的对抗现实。2、社会影响:镜像神经元原理,幽默具有传染性,帮助社交。3、深层影响:幽默是认知能力良好的一个信号,就象人们喜欢健壮的体格。增加幽默感的方法:1、记日记。记录日常生活中好笑的事,并拿它发挥变形,从中找出幽默点,培养幽默模式。2、观察幽默的人。学习幽默的规律。3、允许自己做次等人类。打破模式,发现生活中的多样

性。幽默就像乐观主义,我们透过它来看世界,它需要我们用正念(mindfulness)来找可能性,它加强我们的健康,改善我们的社交和我们的身体,它是一种心理治疗的方法,我们把幽默视为奢侈,在痛苦、冲突、灾难、悲剧时,没有什么比幽默更重要了。

我认为幽默是我们将要讲到的幸福心理学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它在我们说的每件事上都占了重要地位。我们会讲幽默心理,我们会讲幽默对心理和生理的益处,我们会讲幽默的积极社会影响,你们自己培养幽默感的实用方法以及幽默最强大的功效,我认为那就是幽默的心理治疗价值,通过改变我们的认知心态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看待世界的能力。问题是你能研究幽默吗?就像我们问的那个问题“你能研究幸福吗?”

研究幽默有什么用? 就像Tal讲过的那样,现在的学术期刊上消极研究与积极研究的比例是17比1,或者21比1。例如,研究抑郁症的有125000篇文章而研究幽默的只有4943篇。搜索Steven Colbert时,结果为零。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一种叫医学院症候群的现象。我们知道,我们的学习对我们的身体是绝对有影响的,所以如果你知道医学院症候群,你就会知道当医生对世界上各种疾病的知识越来越丰富时,他们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什么病都患上了。

我们研究世界的视角真的能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视角,如果我们不研究幽默,我们就不会了解社会互动的一个重大方面,也无法了解世界是怎么运行的,那为什么我们对幽默的研究这么少?首先,幽默是非常难定义的,每次你想定义幽默它就从你的指间溜走,每次你想...大家觉得好笑的东西都不一样,例如我今天想放的视频,你们可能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你们觉得好笑的地方客观来说一点都不好笑。我想让我父母看“太坏了”,因为我觉得那部电影很好笑,但就算他们心里觉得好笑 他们也不会笑出来。一部分是...有些人听到严肃的事会笑,或者说本应该很严肃的事,例如“绯闻女孩”Kirkland宿舍的人,Kirkland宿舍的女同学要用枕头打她们,威胁把她们登在广告栏上才能让她们笑出来。所以我为什么说...研究幽默的难点之一就是定义,我们很难定义幽默是什么,因为当你一定义它,它就从你指间溜走了,当你想向别人解释向你交友网eHarmony上的对象解释为什么你比她们想象中的更幽默时,你就知(来自:www.cdbyym4.cn 蒲公英文 摘:幽默幸福)道不管怎样看你都走错方向了。

我们从中发现一旦我们试图去定义某些东西,一旦我们试图定义是什么让一些事情变得幽默时,这些事情马上就不幽默了,这是一个死青蛙问题。死青蛙问题就是说,你越是解剖一只青蛙,它死得就越快,笑话也是如此。因此,这使得幽默很难研究,即使我们能研究它,假设我们能研究它,我们知道它对我们的身体和社交有益处,但如果有些人天生就是幽默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幽默的,就算研究它也帮不了我们什么,如果你天生就幽默,我们认为确

实有些人是天生幽默的。如果你认为幽默是天生的,这样就知道它有什么益处对我们也没什么帮助。因为我们都得不到这些益处,这跟幸福心理学是一样的道理,对吧? 在研究积极幸福乐观的人时也有同样的问题,他们太莫名其妙了,但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研究幸福心理学的一个担心是如果幸福、积极和乐观都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研究我们在这个班上所讲的内容还有什么意义?幽默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得不到这些益处,只会给幽默的人更多理由来嘲笑我们,我想我们今天能克服所有这些障碍,我知道幸福心理领域已经出版了一些非常棒的研究,还有专门研究幽默的研究,这些研究能让我们用全新的角度来研究幽默这个人类现象,并且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益处,所以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有... 为了让我们能够像研究幸福心理一样研究幽默,我们要看看心理学的人文传统,所以我们要立足于幽默的哲学。

打破社会规则的一个有趣之处是它不仅影响了其他人,影响了我们对于整天围在我们身边的社会条文的意识,当我们打破社会社会规则时还是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同学做这个实验时大笑不止,他们连实验都做不下去了。有些人在尴尬中发现幽默,因此,他们能够享受这个实验,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们从中发现,我们有一个心态决定什么是好笑的,什么是不好笑的。如果这真的是由心态决定,那我们就可以控制它。 我们从中发现了一样东西,我称之为认知残象,认知残象就是,如果你盯着太阳看一段时间,笨人做笨事,结果就是你暂时性地灼伤了你的视网膜,你看东西时就会看到一个蓝色或绿色的点,你看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我在Kirkland宿舍看到太多照相机闪光灯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出现这种情况后,很多时候都会这样子,你的视网膜有一个残象,在认知层面上也有同样的现象。我们的大脑能保存一个残象。在俄罗斯方块效应里学生会有一个认知残象,这个残象会停留,他们看这世界时就会把世界上的事物看成能够旋转变形,排进一条直线里。幽默的人也是这样,当人们看到某件事...例如Jon Stewart的编剧,或者“Steven Colbert报告”的编剧,当他们看报纸时,当他们看到一件不悲不喜的事,或者一件悲剧时,他们就开始让它变形,他们在脑海里把这件事旋转变形,结果他们就会不停地寻找模式,他们能从一件事上找到无限可能性,而不是只看到一张报纸,他们能从报纸上看到幽默。

你们能发现认知残象有时也会带来坏处,你会在一个思维模式中出不来,总是找幽默的东西,这样有时会有利于适应,但如果你是和人吵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开玩笑,这是非常不利于适应的。 所以把幽默作为改变我们视角的东西还有一件事要注意,在我们讲幽默的益处前,我们先讲一个这个,当我们笑某件事时,Peter Berger认为 我们会暂时性地,暂时地中止了现实,我们能看到一些有别如现实的东西,它让我们知道我们眼前的现实是可塑的,它不是唯一一种可能的现实,现状是可以改变的。所以幽默可以使我们变得更正念,Ellen

Langer把正念定义为“留心眼前的情景”。这样你就能留意到环境中的可能性。我给幽默下的定义和正念的定义几乎一摸一样。原因是,我认为当你真的留心眼前的情景,当你以某种模式来看待世界时,你实际上就是在用一种方式来分析世界,这种方式使得你能看到比环境本身更多的可能性。所以Maslow认为我们会有高峰体验,这时我们会暂时地披上了自我实现的披风,当我们披上这件自我实现的披风时,我们就能暂时地获得和看到我们实际拥有的潜力。所以我认为幽默也是这样,我认为我们暂时的假装达成了自我实现,因为当我们假装有这个现实时,在这个现实里行为后果不会对我们产生负面影响,我们会看到人生的真实和幸福,即使是我们处于一个别人举得枯燥悲伤的境地,平凡就变得非凡。这是Abraham Maslow所说的高峰体验一个特征。

我们今天讲的内容是幽默就像乐观主义,我们透过它来看待世界,它需要我们用正念来找到可能性,它能加强我们的健康,改善我们的社交和我们的身体,它能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我们把幽默视为一个奢侈,但我认为在痛苦和冲突、悲剧、经济倒退,大萧条出现的时候...我想没什么会比幽默更重要的。

幽默幸福篇三:哈佛公开课《幸福与幽默》字屏

早上好,很高兴能给大家讲课。Tal走了,所以今天早上我来代课,给大家上“黑魔法防御术”。我很肯定,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套用美剧“办公室”里Dwight说的一句话,我是幸福课的助理教授,而不只是幸福课教授助理。 很多人会叫我宿舍长TF Shawn,或者Shawn,或者Kirkland的lmzar,或者幸福先生,也有人叫我那个像蹩脚罗马战神的家伙。但你们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也有温和的一面。

小时候,我给我妹妹的手臂弄了三次骨折。我们在玩打仗,我们在客厅里到处乱跑,像士兵一样从坐垫上跳过去,打着打着就像我后来...写给我父母的检讨说的那样,我看到眼镜蛇指挥官乱枪扫射我妹妹,于是我不顾及自己的安危,我转过身,向我妹妹直冲过去,推着她躲开那些射向我们的隐形子弹,一直把她推到砖墙边,这时我爸爸走进客厅,我站在她身边说“我是英雄!我救了她!” 我真的成英雄了吗?没有,这样算不上英雄。你知道真正的英雄是谁吗?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每天醒过来,穿上平凡的衣服,上平凡的班,接到市长的求助电话,穿上制服去抗击罪恶,这些才是真正飞英雄。 你知道谁是英雄吗? 电视剧“英雄”里的Hiroes,你知道这句话从哪里来吗? “办公室”很好,我们有一个同学看喜剧,很好,谢谢。

我之所以跟你们说这个故事是因为那天下午我妹妹和我,在我们去了急诊室回来后,我们在双层床上铺玩,我们又玩打仗了,我们还没有学到教训。这一仗是我的特种部队对抗她的小马,虽然在这场地缘政治冲突中我妹妹玩得很兴奋往床外靠得太出了,结果她突然从上铺上消失了,我往双层床外一看,“怎么今天这么倒霉”,我看到我妹妹躺在地板上...她着地时用手和膝盖痛苦地撑在地板上,我看到她在痛苦、折磨和不公中,正要大声哭出来,我父母已经交代过我,要和我妹妹玩得尽量安全、安静,因为我刚刚弄断了她的手臂,他们会怪谁。如果那天再出事的是我妹妹,而不是他们最爱的孩子,那个他们希望长大后能当捉鬼敢死队员的孩子,那个弄断她手臂的孩子?当然是我。所以我说了我那个抓住的7年级学生脑袋能想到的唯一一句话,我说:“Amy,先别哭了,你看到你刚才怎么着地的吗?没有人类能那样着地,你是独角兽。这当然是骗她的。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妹妹最想要的就是,让全世界的人都明白她其实是一头独角兽。你可以从我妹妹的脸上看到她内心的挣扎,她的大脑想把精力用来关注她刚刚带着骨折的手臂从双层床上掉下去而受到的痛苦、折磨和不公,但在另一面,她的大脑又想把精力用来看看这个世界关注她的新身份:一头独角兽。后者生出了,我妹妹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她大笑起来,爬回双层床上,带着一头小独角兽的优雅。

我们从中发现5到7岁这个脆弱的年龄带有一些特征,这些特征将会成为幸福心理学革命的核心,这个我们已经讲过了,我们讲过我们的大脑就像一个单一处理器,能够有意识地选择把精力放在痛苦和折磨上,或者把精力用来用乐观和正念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所以我

觉得幽默也正是这样,我认为幽默本身就是一种选择,有意地去选择怎样来看待世界,是用痛苦、乐观...是痛苦,不是乐观。用痛苦、折磨、不公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还是用一种适应性的强有力的眼光来看。

这个其实是我今天新买的,因为旧的那个用不了。因为我没有打开电源。 今天我把幽默定义为一种正念的眼光,通过幽默我们可以用正念的眼光看待世界,就像乐观主义那样,这时一个人会提高对一种情况的各种可能的意识。今天我们会讲对幸福的很多种不同的定义以及我们看待幸福的不同角度及其对我们的影响。在讲之前,我想说说我们为什么要讲这些。

首先,Tal知道他今天不能来上课,他三月时告诉过我很多次,他没办法星期二下午4点20分以后上课。我想他的意思是因为逾越节的关系,所以我同意上一节关于幽默的课,因为我觉得他能把这门课布置的各种阅读资料以及课程大纲很好的衔接。如果你不知道这门课有布置阅读和课程大纲的话,下课后来找我。 所以我很肯定Tal这周和上周末都不会来学校,因为他很想去看“武当派”乐队,Gavin Degraw终于让他团聚了。你们看到昨天Crimson的文章吗,讲武当派的一个成员,一个不知名的武当派成员在音乐会上拿出他的麦克风让观众们,让他们帮他唱完歌词,结果全场鸦雀无声。他他见状说:“看来你们都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聪明”。 当一个不知名的武当派成员嘲笑你时,你就知道你跌倒谷底了。

我今天很高兴来上课这是有几个原因的。首先,我认为幽默是我们将要讲到的幸福心理学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它在我们说的每件事上都占了重要地位。如果大家了解我的话大家应该知道我本科在哈佛读,我学英语和宗教,我当时上神学院,学习基督教和佛教理论。现在我转学心理学,还在Kirkland宿舍外23号滩开了一间幸福心理咨询公司。我还是Kirkland宿舍的校内指导员。传奇人物和国家英雄。我是重要人物,我有很多皮订书,我的房间一股红木家具的味道,很像有钱人,看起来很像一间宿舍。我跟你们说这些是因为我找不到话说了。这个宗教、心理、英语和哲学的综合知识将会在今节课发挥重要作用。

我简单介绍一下今天会讲的内容,我们会讲幽默心理,我们会讲幽默对心理和生理的益处,我们会讲幽默的积极社会影响,你们自己培养幽默感的实用方法以及幽默最强大的功效,我认为那就是幽默的心理治疗价值,通过改变我们的认知心态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看待世界的能力。很多同学都知道大部分期末试卷考题都是我出的,而且我评卷看得很慢。这两个因素结合起来,意味着期末考试大部分内容可能会出自这堂课,所以我一定会指出这节课有哪些内容是你们一定要写下来的,而且今早的课一定会有大量的笔记。我告诉大家,我知道你们坐在那里看着我的幻灯片想“我前三个孩子都会取名为Shawn,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不知道是什么驱使Shawn学心理学的。” 我会告诉大家好让你们能专心听课,也可以作为今

天的一个案例。我爱上心理学是当我爱上照顾我的保姆时,不止一个保姆,我的保姆都是我爸爸心理班的学生,他在贝尔大学教心理学,所以我的保姆都是那个班上的,我爱上了他们全部。有一天我发现,这种约会没有我希望的那么顺利,因为只有我父母付钱时我们才能约会。所以我决定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决定我能和这些女孩约会的唯一方法就是进入他们的世界,这招我是从“海的女儿”里的小美人鱼学来的。所以我决定当我爸爸班上的一个心理实验的自愿者。他很高兴我会去他的班,所以当他们班上准备了脑波机那天他请我去他班上,他们会把人链接上那台机器,我觉得这个好方法能让我给那些女孩留下深刻印象,因为没什么能比头上涂了电极润滑油连接着各种各样的电线更吸引人了,那天和今天一样热,总之我去到那个班上,我在笑着,因为她们都朝我笑,我觉得这个约会进展得还不错。突然,我爸爸因为太激动了,他忘了做一件很简单的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台机器很原始,他忘了给脑波机接地线,所以我马上就遭到...在我们约会上我被点击了,我当时这样叫“把它关掉”。大家都大笑起来,我和这些女人的未来恋情就泡汤了,我爸爸笑到流眼泪,他笑都连帮都帮不了我。他能关掉机器,但他没有,他可能觉得这样很好笑,也许残酷而不同寻常的惩罚是很好笑。爸爸,不如下次用水刑吧,谢谢你,我很喜欢再参加你的实验。总之,我很尴尬,很生气,我一个一个都拔掉所有电极,当时大家都在笑我,我从教室边上昂首挺胸地走出,当我走到门前时,幸好我转过身说:“爸爸,谢谢你毁了我和这些女朋友发展的机会。” 然后摔门而去。这是真的,那些女孩我一个都没追到。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那几个听到这个故事大笑的同学,这是什么...真奇怪,这个课室的音效设备真好,你总是能听到笑声,太厉害了,就像这个教室能吞掉我的笑声一样。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想很有趣的一件事是,你们之所以听到这个故事会笑因为我说的不是一个悲剧,而是一个充满爱的虐童故事。我们之所以会笑是因为这一刻我们都做好了笑的准备,或者说我们周围都是人,我们笑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一大班人,群体对我们有社会影响,对吧?如果你想隐藏感情,请尽管拉住坐在你旁边的同学的手。但有趣的是当你笑时,笑声很怪异。 维基百科把幽默定义为“一种有节奏的发音的不由自主呼吸动作”。这也是我对我的舞姿的定义。但当你笑时,就像现在,你身体有15块面部肌肉在疯狂地运动,包括你的大颧肌,它能同时拉起你的嘴唇,非常酷,我不知道它的原理是什么,会厌软骨开始盖住你的喉,这样就收缩了你的呼吸,所以基本上你是在窒息,这也是为什么笑的时候很难呼吸,别怪我引你们笑。血压降低,同时血管里血液的流量增大,腹部肌肉伸缩,呼吸,腿和后背的肌肉都会伸缩。这是我做过最强烈的健身运动,这一切发生得太神奇了。很显然幽默和笑声会对我们产生情感的影响,很明显它有社会影响,如果你现在心情好,你可能会笑得更多。如果你现在心情不好,你可能听到我的笑话会引不住大笑,所以这当中的几个作用因素是社会环境,教室,还有笑话本身,我的身体因此而表现出变化。

问题是你能研究幽默吗?就像我们问的那个问题“你能研究幸福吗?”一样。 研究幽默有什么用? 就像Tal讲过的那样,现在的学术期刊上消极研究与积极研究的比例是17比1,或者21比1。昨晚我写这节课的讲义时我在e-resources上查东西,我发现消极研究与幽默研究的比例是97比3。例如,研究抑郁症的有125000篇文章而研究幽默的只有4943篇。搜索Steven Colbert时,结果为零。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一种叫医学院症候群的现象。我们知道,我们的学习对我们的身体是绝对有影响的,所以如果你知道医学院症候群,你就会知道当医生对世界上各种疾病的知识越来越丰富时,他们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什么病都患上了。我妹夫从医学院打电话给我,他说“Shawn”我妹夫名字叫Bobo,这是题外话了。Bobo从医学院打电话给我,他说“Shawn 我患麻风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他刚刚才过完更年期。

我们研究世界的视角真的能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视角,如果我们不研究幽默,我们就不会了解社会互动的一个重大方面,也无法了解世界是怎么运行的,那为什么我们对幽默的研究这么少?首先,幽默是非常难定义的,每次你想定义幽默它就从你的指间溜走,每次你想...大家觉得好笑的东西都不一样,例如我今天想放的视频,你们可能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你们觉得好笑的地方客观来说一点都不好笑。我想让我父母看“太坏了”,因为我觉得那部电影很好笑,但就算他们心里觉得好笑 他们也不会笑出来。一部分是...有些人听到严肃的事会笑,或者说本应该很严肃的事,例如“绯闻女孩”Kirkland宿舍的人,Kirkland宿舍的女同学要用枕头打她们,威胁把她们登在广告栏上才能让她们笑出来。所以我为什么说...研究幽默的难点之一就是定义,我们很难定义幽默是什么,因为当你一定义它,它就从你指间溜走了,当你想向别人解释向你交友网eHarmony上的对象解释为什么你比她们想象中的更幽默时,你就知道不管怎样看你都走错方向了。我们从中发现一旦我们试图去定义某些东西,一旦我们试图定义是什么让一些事情变得幽默时,这些事情马上就不幽默了,这是一个死青蛙问题。死青蛙问题就是说,你越是解剖一只青蛙,它死得就越快,笑话也是如此。因此,这使得幽默很难研究,即使我们能研究它,假设我们能研究它,我们知道它对我们的身体和社交有益处,但如果有些人天生就是幽默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幽默的,就算研究它也帮不了我们什么,如果你天生就幽默,我们认为确实有些人是天生幽默的。如果你认为幽默是天生的,这样就知道它有什么益处对我们也没什么帮助。因为我们都得不到这些益处,这跟幸福心理学是一样的道理,对吧? 在研究积极幸福乐观的人时也有同样的问题,他们太莫名其妙了,但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研究幸福心理学的一个担心是如果幸福、积极和乐观都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研究我们在这个班上所讲的内容还有什么意义?幽默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得不到这些益处,只会给幽默的人更多理由来嘲笑我们,我想我们今天能克服所有这些障碍,我知道幸福心理领域已经出版了一些非常棒的研究,还有专门研究幽默的研究,这些研究能让我们用全新的角度来研究幽默这个人类现象,并且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益处,所以我想告诉大家,

我们有... 为了让我们能够像研究幸福心理一样研究幽默,我们要看看心理学的人文传统,所以我们要立足于幽默的哲学。我们会讲到研究幽默的三大巨人。我们还会讲两个理论,我觉得这两个理论没有什么高低之分,真正高明的是我的理解,我稍后就会讲给大家听。

这三大巨人,研究幽默这个心理学领域的三大巨人就是弗洛伊德、伯格森和我。我们先来讲弗洛伊德,弗洛伊德他在很多课题上都作出过无懈可击的符合逻辑的假设,而且这些假设都将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他写了一本书叫《笑话及其与潜意识的关系》,《笑话及其与潜意识的关系》你还没有看过...对于一个写一本关于幽默的书的人这本来书是自《利末记》以来最不好笑的笑话集,在这本书里他描述了一种典范意识,在我们内心有一个本我,这个本我包括了大家都有的性欲、生命力和冲动。我没有,因为我读过神学院,但你们都有。本我之外是自我,这个自我会把本我视为本我冲动和社会之间一道可渗透的屏障。最外面的是超我,超我是加在我们身上的道德约束和社会约束。例如,如果我的本我冲动说我很生气我想揍你,我的超我那个道德约束就会阻止我打你。同样,如果我想和某个人上床,我的超我说这样不行。超我,这个社会道德约束会阻止我和别人上床。这可能是唯一能阻止我上床的东西了,我的超我。 我们发现弗洛伊德说的是我们都会受挫,我们都会受挫 因为我们都有本我冲动,但我们没办法把这些冲动释放出来,所以我们就会被压抑,你越压抑,最终就会被爆发,所以压抑会带来严重后果。他认为幽默是一种社会可接受的用来疏导这些欲望的信封,这是一种社会可接受的把本我冲动释放出来的方法。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很多幽默本质上都是与性和攻击有关的,我们可以举很多例子来说明把幽默视为一个心理保险库。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你们会在首次约会时说一些隐晦的黄段子,对吧? 在我们体格特征得到社会接受前,这也解释了“办公室”里Michael Scott说的那个“她是这样说的”笑话,他不管什么事都说“她是这样说的”,他有些笑话很隐晦,很难领会,但我每次听到都笑而不语 心满意足。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喜欢拿政治人物来开玩笑,很多时候,政治人物不能...因为我们无法通过性行为来发泄这种挫折感,所以我们就会通过幽默来表达对政治的不满,通过语言上的幽默,我们能够允许冲动释放出来,因为这些话不会破坏我们大部分的社会结构,我们等一下会再讲到这一点。弗洛伊德理论的缺点之一,正常来说,言语伤不了人,它是社会可接受的,Steven Colbert说六块石头就能砸碎我的骨头,但言语永远伤不了我,除非你拿本字典砸我。写下这句,这句话很重要,写下来。

亨利·伯格森是幽默研究领域的第二大巨人。亨利·柏格森,我肯定没念错,因为我用法语口音再加上我的德州口间念的,这个名字的发音... 念法语可以省念很多音,真的话? 这句你们都觉得好笑?好的。 他认为幽默是一种社会纠正器,他认为...就像以前上过这门课的Abraham Maslow说过,人是有一个发展轨迹的终点是自我实现或者说实现我们的潜力。柏格森认为幽默就是轨迹上的一个点,在一个点上当我们偏离这条轨迹时,当我们做一些阻

相关热词搜索:幽默 幸福 幽默笑话 幽默图片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程度文学网 www.cdbyym4.cn